图片

  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是应对当前国际发展形势的必然选择。数字经济是实现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支撑力量,加快数字经济的发展可以有效打通生产、消费等各环节,并通过产业的数字化升级,实现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质量变革,助力形成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图片

数字经济推动国内国际双循环

一是要促供给与需求精准匹配。“双循环”的主体是国内大循环,要通过实现供给与需求间的动态平衡扩大内需,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消费市场优势。促进供需间的信息对接,实现国内供给与需求间的精准匹配和相互促进,以高质量的国内供给激发国内需求。数字经济的发展有助于打通供给与需求间的信息渠道,实现需求端与供给端及时、高效的信息反馈,减少供需间的信息不对称,加快供给端的多元化、高质量发展,催生出更多的新需求、新供给,使供给与需求间实现更高水平的动态平衡。

二是要优化对外开放水平。要在构建国内大循环的同时,打通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培育形成我国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的新优势,提升对外开放主动性。人工智能等技术可使供应链更加自动化、智能化、可视化,也使得越来越多的服务以数字化形式跨越空间界限,将国内和国际市场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三是要提升经济协同性。要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行市场体系,提高要素流动与配置效率,打通供应链上下游、产业链不同环节与服务链的各个节点,畅通国内循环主动脉,提高供应、生产、消费的整体协同性。数字经济促进了供应链、产业链、服务链的相互衔接,打通了各环节、各链条间的信息节点,促进了资源的快速有效流动,提高了资源的配置效率,减少了资金、资源、产品等的流动阻碍,提高了经济系统面对外部冲击时的协同性和快速反应能力,有效提升了整个经济系统的韧性。

数字经济发展的四大短板

我国数字经济在制度设计、产品应用与共享、人才和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存在的瓶颈严重制约着数字经济的畅通运行,以至于难以匹配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需要。

一是制度与技术的短板阻碍了数字的应用与共享,形成了较高的“数字壁垒”,阻碍了经济内循环的畅通,与此同时,国内外数字经济发展的技术不均衡,也制约着国内外数字技术的应用与共享,不利于国内外循环体系的相互促进;二是数字经济的人才短板制约了数字资源的开发与利用,导致造成了普遍存在的“数字鸿沟”,大大降低了经济发展的协同性;三是数字基础设施短板限制了数字经济的广度与深度,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数字使用障碍”,不利于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四是数字安全保障存在短板,使经济社会发展及个人隐私存在“数字风险”,严重威胁国家经济社会的健康发展。

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是有效手段

畅通国内外双循环新发展格局需要持续推进产业数字化转型。

一是要加强数字化产业链、供应链建设。利用数字技术整合国内外上下游企业,实现生产要素和资源的高水平整合,推动国内循环与国外循环体系的有效对接及相互促进。打造产业数字化生态体系,使国内外上下游企业间的合作交流更加灵活、便捷,为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提供系统支撑。

二是要加快发展数字贸易。要加大对文化、旅游、中医药等重点服务贸易产业及重点企业的扶持力度,促进数字贸易与国内产业发展间的相互融合,助力双循环中外循环的高质量发展。要不断完善数字经济体系,持续发挥数字经济在促进供需精准匹配、优化对外开放水平、提升经济发展协同性等方面的作用。一方面,要立足国内,以数字经济为依托构建起更加畅通、高效、安全和规范的国内经济循环体系;另一方面,要借助数字经济打破地域界限等方面的天然优势,为国际市场的开拓和国际优质资源的引进提供更加有力的国内市场支撑。

 
图文转载于网络

图片